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要闻  > 出国速闻>正文

美国土生土长华裔生活状态

时间:2015-05-01 11:03:48  作者:中国护士网  来源:www.cnhushi.cn  浏览次数:   字号:TT

 问:早一代移民的华人很多已经加入美国籍,他们的后代自然也成了华裔,那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让我们先来看一些有意思的东西Chinese American Humor / What Kind of Asian Are You? 我不确定提问者想要怎样的答案,那我就说说我的生活还有朋友。

  关于身份

  如果有人问起,我会回答我是亚裔美国人,如果继续追问,我会答是华裔。

  很少人会回答“华裔美国人”。很少人这么说,所以我觉得这个词念起来怪怪的。

  也很少人会回答“美国出生的中国人”,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人倒是常用这个词形容我来着。

  我和朋友们认为我们是亚裔美国人主要是因为所受的教育。从幼儿园起,学校就有不同的种族分类:美国白人,美国黑人,拉美裔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和印第安人。而且所有涉及种族的文件要求填的都是“是否亚裔”而不是“是否华裔”。大多数亚裔美国人的社区组织也是这么命名的,比如全美亚裔职业协会。那些名称中特别包含华裔的组织通常是为那些在中国长大的人设立的。

  和我许多去过中国的朋友一样,我在美思华在华思美。我称这种感觉为灵魂的时差混乱,身在曹营心在汉。在美国当周围同龄的华裔用中文打打闹闹的时候我总若有所失,感觉与他们的世界格格不入。而当我真正回到中国有时也为文化差异苦恼不堪。

  总之,做华裔美国人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足够敏锐的话,你可以在华裔和美籍两个身份之间自如转换,但是也很有可能你在这两个身份中……凌乱了。

  关于教育

  公立学校

  如你所料,我所学的大多数都是关于美国的。我会唱美国国歌而不是中国的。我了解美国和欧洲的历史而不是中国的。我的数学一直很“棒”,因为在小学四年级教乘法之前我已经学会了,并且在那之后,我一直是数学尖子。

  小学时,家庭作业几乎都包含了一些故事,比如

  苏西去银行存她的硬币,她一共有15个硬币加起来是$2.25。请问她的硬币可以有多少种不同的组合呢?

  另外,我们还有一些研究课题,比如

  写出你最喜欢的历史人物并描述他/她的贡献。

  或

  调查你认识的人并将他们的生日绘成表格。

  或

  设计一个科学实验。实验结果是什么?有什么科学道理?

  偶尔也有一些测试记诵的作业,但一天一般不超过五题。总而言之,家庭作业一天大概要花半小时。

  初中作业也是这种形式,只是课题主题会更复杂小组合作更多,一天大概花一小时写作业。

  高中的时候,我考进了一所磁铁学校(注1),因此我的经历和普通学生有点不同。我在普通高中的同学一天有1-2小时的作业,而我却有2-3小时的作业还要加上2小时的阅读。课堂是以讨论为基础的,我们需要在家查阅讨论主题的资料。

  比如

  讨论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对英国经济的评论

  讨论海明威在《永别了,武器》中天气描写的内涵

  讨论工业化对德国统一的影响

  我们在课堂上相互质疑,学到了分析问题的方法。由于老师想要的不是一个正确的答案而是我们的研究和推理能够给出的最好答案,这一切十分费劲。它不仅比死记硬背困难,而且更加全面。

  课外,我还

  参加戏剧表演

  参加校男排队

  编辑学校的文艺杂志

  领导当地机器人队

  我知道这听起来是一个典型的华裔美国学霸的故事,但我做这些都是因为它们很有趣。我本可以放学后直接回家,做两三个小时作业再打打游戏这么过完一天。我父母也希望我停掉课外活动多休息一会。但我觉得从我的课外活动中,我学到的比起课堂上的那些能使我走得更远。

  关于中文

  我的亚裔美籍朋友几乎都参加了中文学校。中文学校不同于普通学校,它通常是当地社区组织的,在周六或周日有几个小时的课程。

  尽管发音不是很标准(shi/si, chang/cang这些音发不清),我的朋友们大都会说基本的汉语。这些就够他们在家和爷爷奶奶交流了(“这个放在那儿”,“我吃过了”之类的简单用语)。稍微好一点的一些朋友在家能说广东话或者上海话,但他们依然不是很擅长普通话。经常是这样,他们的父母对他们说中文,他们用英文回答,之后的对话父母有时也会改用英文继续。有些朋友试着在家常说中文,我有两个朋友可以读中文书

  我五岁时,父母把我送回中国和祖父母呆了一年。那时候我学了拼音和一些基本的单词(还有达到美国小学五年级水准的数学)。那一年对我的中文学习意义重大。后来我上初中的时候父母给我报了中文学校。会读拼音真的使我与众不同,因为我能够

  使用汉语词典

  读懂简单有注音的文章

  正确地朗读词汇

  在中文学校的优异表现推动着我继续学习中文。高中时,我将中文作为的自己二外学习。我开始在家说汉语而且乐于向父母问一些我不知道的单词。大学时,我还去中国交流了一年。(中美大学有太多不同,在这里就不细说了。等有相关问题时再回答。)

  关于经济

  我小时候家里特别穷。当时爸爸还在读博妈妈也没拿到工作签证,我们所有的家具还有我的玩具都是别人捐的或者在庭院售物(注2)以低廉的价格买到的。在学校,因为家里的收入接近贫困线,我可以享受免费的用餐。

  那几年里,由于爸爸追求更好的工作,我们搬过16次家,其中一次甚至穿越了大半个美国。现在,我们处在社会的中上阶层:父母和我都有不菲的薪水,我们按揭付款买了房子,我们可以买大多数想要的日常用品但不是杂志上的奢侈品。

  总之,这是平稳缓慢的经济增长而不是中国经济那般的飞速。

  20年前我家最穷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质量也比我们家在中国的朋友好得多。比如,我们有一辆丰田花冠而且可以在沃尔玛购物(同一时期,每个第一次走进沃尔玛的中国人都为之震惊不已)。

  现在,我们再没有那些朋友那么富裕了。比如,我父母的朋友都送他们的孩子到国外读大学(很多是到美国),作为国际学生他们需要付极其高昂的学费还要花很多钱旅游购物。相反,因为本州学生学费较低并且有拿奖学金的机会,所以我选择了在州立大学读书。此外,课余时间我还打了3年的工。

  我朋友们的家庭大都是中上阶层。我们的父母是医生,工程师,会计,研究院,教授;他们还将子女引到了相似的职业。但我们还年轻,职业生涯可能迅速转变。我的一个朋友辞去了一个很好的金融咨询工作投身即兴喜剧。

  我们中的有些人觉得父母历尽千辛万苦才让我们有机会受如此好的教育。如果只是做一个令人羡艳的工作拿一份令人羡艳的薪水简直是浪费他们的牺牲,我们应该努力进入美国更高的社会阶层才对得起他们。

  关于社交

  浏览我的Facebook好友就会发现其中大约半数都是亚裔美国人。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的朋友几乎都不是华裔,但这并非我的选择,是因为我所在的学校很少华裔学生。我的朋友大半是犹太裔,其余的是非裔和其它亚洲国家的美国人。

  念高中的时候,在我的大学预修课程(注3)和 国际预科证书课程(注4)的课堂上有很多的美籍华裔学生。尽管他们不和我的非亚裔朋友一起出去,但头一次我有了一群华裔朋友。这两类朋友都在美国长大,看相同的节目听相同的音乐。尽管旁观者会觉得他们看起来截然不同,我却没有这种感觉。

  关于家庭

  父母

  我从未和父母聊过他们的文化身份,所以我只能推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处于怎样的状态。

  我父母现在都是美国公民了。实际上,他们甚至把自己的名改成了美国名字。但他们在家说中文,看中文节目(我妈爱看《非诚勿扰》和《中国好声音》)做中国菜(我爸至今没法做出像样的三明治)。

  他们的朋友都是中国人。几年前,其它三个中国家庭和我们住在同一条街时,我父母很高兴。夏天时,他们每晚都出去散步聊天。奥运会时,每个项目他们都为中国队加油(我通常会为中国和美国)。他们也会抱怨美国对中国尖锐的政治立场。

  另一方面,他们已经非常适应美国。他们的同事大多不是华裔但相处得很不错。我爸爸为最近两次总统大选投过票而且引以为豪(我妈妈懒得排队等投票)。

  我觉得他们不会再搬回中国。20年过去,故乡已成回忆。每次返乡,父母总显得非常无助而且必须依靠亲戚的帮助。他们不再认得故乡的街道和公交路线也不知道那里的地铁系统,有时他们甚至不知道最普通的用品和活动的名字。

  他们试图向普通中国居民一样融入当地的环境,但很快就放弃了。比如,当他们上一辆出租车会自觉系上安全带。而且他们不习惯生活在没有在美国想当然的一些便利条件下,像无限制的热水,中央空调,公共无线网,干净的公共卫生间等等。

  他们无比思念中国,在那里意味着和亲人朋友团聚,但他们很快就释然了,开车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家。所以我觉得他们进退两难,他们永远为是中国人自豪但同时也为成为美国人喜悦。

  关系

  我和父母关系非常密切,和我的祖父母也一样。我的祖父母也抚养了我,所以他们就像我的第二父母。我的父母在对待祖父母上为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我也努力做一名孝顺的孙子。尽管现在我住在离工作单位很近的公寓里,我还是会和父母一起过周末,这在美国人中是很罕见的。

  我和在美国的表亲们也很亲近。但这因为我们都是美国人。

  我和我在中国的表亲叔婶就比我期望的要疏远了。小时候在中国的那一年帮助我和他们联系在一起,我也把他们当做亲近的家里人。但实际上,我们很少交谈。

  语言的障碍固然很大。对我来说用中文讲有意思的事实在很难而我的表亲很少懂得英语的。何况还有12小时的时差让打电话都成为难题。电子邮件?嗯……先让我努力学习下中文。

  我想知道更多他们的动态。一些科技产品像是微信,对跨越我们之间的隔阂有所帮助。

  就这样了,一个20几岁的华裔美国人的简短的但可能有所偏颇的故事。

  这真的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因为我必须描述一些对我来说稀松平常但对大家却可能极不寻常的事情。而且,我只能说说我和我的朋友的事情。我们是第二代的华裔美国人。但我们的经历跟第五,第六……第N代华裔美国人会大不相同。还有,这些只是我的经历。如果你发现华裔美国人不像我这样,请相信你看到的吧,毕竟大千世界人各不同。

  一些注释

  注1.磁铁学校 magnet school(此词始于1965年的美国,是一种公立学校,有着特别的课程设计与教学方式,以吸引各种背景的学生,希望有助于各种种族间的融合);

  注2.庭院售物 yard sale(又称garage sale、porch sale或moving sale,是美国一种独特的售物方式。由主人把家中多余不用的物品放在庭院中,车库里或门廊下廉价出售);

  注3. 大学预修课程 AP(Advanced Placement的缩写)指由美国大学理事会(The College Board)提供的在高中授课的大学课程。美国高中生可以选修这些课程,在完成课业后参加AP考试,得到一定的成绩后可以获得大学学分。

  注4. 国际预科证书课程 IB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简称IB课程),是由国际文凭组织为高中生设计的为期两年的课程。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