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需要移民,出生率是世界上最低的

时间:2016-01-18 17:11:55  作者:中国护士网  来源:www.cnhushi.cn  浏览次数:   字号:TT

 今年夏天,移民和难民以前所未有的势头涌入欧洲,其中的大部分是逃离长达五年血腥内战的叙利亚人。在这些历经艰辛路程而抵达欧元区国家安全海岸的人当中,有的人面对的是防暴警察、催泪瓦斯和水炮—大部分人面对的则是普遍感到忧心忡忡的当地民众,他们担心自己国家的经济和社保体系将无法承受大批涌入、一无所有的难民。0033Zi6hgy6PIn7Lwe27e&690.jpg

的确如此,只有德国例外。与其他欧盟(European Union)国家不同的是,德国预期到今年年底接受将近100万移民—大约相当于其人口的1%。德国期待的是,这些难民非但不会造成财政混乱,反而能够实实在在地提振经济。
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认为德国是正确的。该国的出生率是世界上最低的,而且它的劳动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从叙利亚逃出来是需要动用资源的,所以成功抵达欧洲的许多移民似乎都比较年轻,受教育程度较高,家境也比较富裕。“如果我们能很快地对这些来到我们国家的人进行培训,使他们开始工作,我们就能够解决我国未来经济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技术人手匮缺。”德国的副总理西格玛尔·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这样告诉议会。
当然,这样做的代价也很高。德国今年拨出了将近70亿美元的难民专用款。不过,如果移民真的能够很快地如期融入社会,这笔开支可以最终通过新增税款和提高消费来抵消掉,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名誉所长德梅特里奥斯·帕帕德米特里奥(Demetrios Papademetriou)如是说。移民安置的结果可能会和目前在土耳其发生的情况一样。最近的调查表明,在土耳其,劳动人口的增加以及叙利亚难民对商品和服务需求的增长,推动了当地商业的发展,创造了就业机会。再看看黎巴嫩。世界银行(World Bank)报告说,进入黎巴嫩的难民数量相当于该国人口的四分之一,使其经济发展的速度超过了预期,即便是在叙利亚的内战破坏了两国贸易的情况下。
越来越多的大量证据表明,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接受难民往往是明智之举。在美国,本届大选期间对移民的敌意一目了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崛起就是一例],而美国也将出现一波婴儿潮时期的出生者的退休大潮,而更加年轻的外国劳工却可能通过增加纳税、美元和生产力来消除其后果。此外,移民创业的数量往往是本土出生的美国人的两倍,他们绝大多数都会去工作,而不是制造失业,而且—不像竞选者所说的那样—不会夺走我们的工作机会。2014年所做的一份对全球27项同类调研的综述发现,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工资可能受到影响,其他情况下则可能改善,但并没有发现导致经济总体下行的后果。
另外,难民甚至比普通移民更有可能刺激经济增长。根据一项调查结果,1975年至1980年期间抵达美国的难民,到1990年时的收入比其他的移民高出20%。而且,他们或许有更多的动机去争取胜人一筹。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高级研究员特德·奥尔登(Ted Alden)说,因为他们当中有许多人觉得自己正在得到“人生的第二次机遇。”
美国最近加大了接受难民的承诺—其中许多是叙利亚人,并且到2017年,把接受难民的总数从7万增加到10万。难民的到来很可能对当地产生深远的影响。在圣路易斯(St. Louis)南部,一些人烟稀少、危险四伏的居民区被1990年代到来的数千名波斯尼亚难民改造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小波斯尼亚”。在缅因州的刘易斯顿(Lewiston),索马里难民的到来使这个一度财政拮据的工业城恢复了课税基础,原居民也开始返流。在克利夫兰(Cleveland),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该地区的4,000多名难民在2012年纳税4,800万美元,提振了当地的经济。
当然,后果如何多半尚不得知,来自于各方面的严重挑战仍然不断。作为难民,“你努力工作,忍受丧失身份的痛苦,但是仍然无法在今后三年里恢复你过去在叙利亚的地位。”帕帕德米特里奥说。“但是,从今往后的10年,你可以活得比你留在叙利亚强百倍。”这对我们其他人也同样有好处。
相关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