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婚礼不拘一格妙趣横生

时间:2017-09-16 10:18:17  作者:中国护士网  来源:www.cnhushi.cn  浏览次数:   字号:TT

  德国人婚姻的形式多种多样:有办了结婚证不举行婚礼的;有只在教堂结婚而不办法律手续的;有先生了孩子后结婚的;有孩子、房子都有又都住一起,但偏偏不领结婚证的;有领了证就举办婚庆的……下面,就说说我参加过的德国人的婚礼吧。
  骑单车去教堂举行婚礼
  弗兰克是位诗人,他是先有孩子后结婚的那种,虽然这种现象在德国很普遍,但是,他当时选择的生活,却很有个性。他放着好好的德国西部大城市汉堡不住,却要搬到过去属于东德的一个小村庄里去。弗兰克的父亲拥有自己的公司,母亲在柏林开着画廊,可是他的举止做派好像与这些丝毫没有关系一样。弗兰克的婚礼是在他住的那个小小的镇子里进行的。婚礼程序是这样的:先请参加他婚礼的客人到他家做客,然后随他到镇政府登记处登记并到镇里的教堂举行仪式,之后在镇里的饭馆聚餐。弗兰克住的镇子早先是东西德的边境,大概正因如此,这儿是一片连一片未开垦过的野草地和杂乱无章的树木。
  我们开车到达弗兰克家时,见他家的前面是木栅栏和一片草坪,草坪上有几只走动的家鸡。弗兰克的房子是三四间连起来的平房,是租一位以前东德人的房子,出租者的房子就在他们的前面,房子有些低矮,一看就属于年久失修的那种。弗兰克的家具是原租户的,老式而且破旧,但却很有一种味道。我们就在离鸡群不远的草坪上席地而坐,弗兰克从他的房子里端来了一张圆桌和红葡萄酒,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天。他的女儿玛丽正在儿童车里睡觉,已经有将近一岁的样子了。
  弗兰克似乎很享受这种远离城市的自然生活,草坪上有一个储满了雨水的水缸,弗兰克说是为了他们的菜园用的。顺着他的手指,我们看到了草坪尽头的一片绿油油的蔬菜很茁壮。
  到弗兰克家的客人有二十多位,当晚全都在他无比自豪的草坪上搭帐篷过夜。零点前,弗兰克家门前的长桌子上摆满了茶点,亲友吃饱喝足后,开始结婚前最后一项内容:摔盘子。这举动很有中国“岁岁(碎碎)平安”的味道,其意也是指告别旧日子开始新生活。所以,大约有一刻钟的时辰,随着瓷器噼啪噼啪地响着,人们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弗兰克的新娘美丽动人的脸,在篝火的映照下显得分外娇艳。第二天,弗兰克与他的新娘带着亲友们,到镇子里的政府登记处和教堂办结婚手续和举办仪式。由于从弗兰克的住处到登记处和教堂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需要骑自行车并且穿过一片杂草丛生的树林。那天林中的小路正巧下过雨,路上泥泞得很,新郎和新娘穿着结婚礼服,就在我们的前面骑车带路,我们一行骑车跟在后面。
  明信片、花环和舞蹈
  在卡特琳和迭戈的婚庆上,有一位亲友想到了一个独特的送礼主意,她将一串明信片挂在庆典礼堂墙上。那些明信片都写了同一个地址:新人的住址。墙上有一个说明:“明信片上有日期,请参加婚礼的人自己选择一张自己认为合适日期的明信片,这个日期的意思是:你保证将在这一天把你选择的这张明信片,从一个有意义的地方寄到新人的家里。”
  我数了一下,一共是52张明信片,也就是说,新人将会在结婚后的一年里,每个星期收到一张亲友问候的明信片。这是多么温暖的主意。
  我选择的是一张有彩色羽毛的大鸟,望着它刚破壳儿出来的雏鸟图案的明信片,日期是2017年11月20日-26日。我知道,这时期,该是这对新人的小婴儿诞生后的时刻。这让我又感慨不已:这又是多么细致的主意。
  这里说说德国人结婚送礼的习惯。德国人结婚送礼是没有送金钱还是物品的要求的,很多德国人除了向新人送钱外,还喜欢送实用的东西,比较集中的有锅碗瓢盆、床上用品、大小毛巾、书籍或购物券等。最传统的是送一个老式木制的百宝箱,里面的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大都是厨房用具,如盘子,围裙,甚至沙拉长勺。还有一些客人会送一盏花园的灯、一条门前的长椅、一张台球桌等。不过,送礼的人一般会先征询新人的意见,以免送了重复的东西。就是那些没被邀请参加婚礼的朋友、邻居,也会热心地送上家庭必备的花瓶等物表示祝贺。更有一些讲传统的邻居,会悄悄定制一个带有吉祥、长久与丰收象征意义的花环,默不作声地挂在新人的门上……
  卡特琳和迭戈的婚礼是在汉诺威的一个港口举行的。来的客人近百人,如同世界大聚会,参加者的范围甚为广泛,来自15个国家。因为迭戈是德国与墨西哥的混血儿,他从墨西哥前来参加婚礼的亲戚,专门摆设了一个长桌,上面摆满了来自墨西哥的甜点和小吃,很有异国情调。
  晚宴开始的信号是从萨克斯管开始的,伴随着葡萄酒杯的举起,迭戈的一位音乐家好友把气氛挑了起来。婚礼仪式最后的高潮是跳舞。迭戈的墨西哥亲戚个个是跳舞的高手,德国来客就只有跟着跳的份儿,但由于墨西哥舞倾向于狂欢的集体舞,大家总能跟着模仿,其乐无穷。
  双方父母表演滑稽节目
  记得我在德国北方基尔海湾参加过的一个小镇教堂的婚礼,中午12点教堂的钟声刚响,教堂的门被打开,神父庄严地从里面走出。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满载着鲜花及新人,向这边驶来。马蹄敲在古老的石砖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得得”声。于是,等在教堂的亲友们发出一片欢呼声。马车停定后,新郎走下马车,向在马车上的新娘伸出了手。他们的脸因兴奋而放着光。
  新郎叫托玛斯,是经济学硕士,他高大健壮的新娘是学生物学的。托玛斯和马利亚从小就在基尔同一个小镇里长大,属于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托玛斯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装束,除了一身新西装外,就是胸前别着一朵白玫瑰。马利亚的礼服是定做的,式样很古典,有些《飘》里郝思嘉的风格:束腰、泡泡袖、领口低、裙子下摆很长,一直拖到地面。
  教堂里的结婚程序大体相同,交换戒指,管风琴伴奏唱赞美歌,然后众人在夹道上祝贺。
  婚宴开始,首先由亲朋好友祝词,然后,双方父母组成的小组开始演滑稽节目,介绍双方新人小时候的故事。因表演者的夸张,加上又是挑双方有趣的经历,所以惹得人们开心大笑。
  托玛斯和马利亚的同学则选择了用幻灯机的方式,对新人作了介绍。他们还分别找两个人扮演双方,然后开始编一些小品,因为表演精彩,又是一片掌声。
  玛利亚和托马斯的婚宴舞蹈,则是另一种方式:一位艺术家模样的人拿来了一张特制的纸和两桶一红一蓝的颜料。只听艺术家说,请新人将各自的鞋底蘸上不同的颜料,然后,音乐大作,托玛斯和马利亚就开始只限于在那张铺在地面的纸上跳舞。
  一曲终了,艺术家胸有成竹地将一个画框找来,立即将那张由新人双脚踏出的画装入画框,于是,一张别致的现代派的绘画就由新人自己完成了。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设想,来宾无不为这个奇想拍案叫绝。

相关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