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本护士 > 日本养老院>正文

南京两养老院长自费到日本当护工 感受微笑服务

时间:2017-03-06 11:45:01  作者:中国护士网  来源:www.cnhushi.cn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市两养老院长自费到日本当护工 感受最深的是微笑服务,体验微笑服务笑到嘴僵 
南报网讯 (记者  马道军)  上月中旬,我市银杏树老年人服务中心、南山园老年公寓的院长吴友凤、曹亚南自掏腰包,共花费8万余元人民币,到日本一家养老院当了近一个月的护工,学习日本养老护理经验。昨天,从日本归来的两位院长接受采访,畅谈她们在日本的护理体验。
吴友凤与曹亚南此次到日本,是在神奈川县厚木市绿之丘养老院体验该院的日间照料服务。她俩在开办养老院之前,都有去日本考察养老的想法,但一直没机会成行。今年3月,她们认识的一名扬州毕业生到日本这家养老院从事护理工作,在该毕业生介绍下,吴友凤、曹亚南得以来到这家养老院体验养老服务。
吴友凤说,绿之丘养老院规模不大,上下两层楼,常住老人只有几十位,是日本典型的“微型养老院”。在这家养老院做护工的那段日子,感触最深的是日本护工的微笑服务。“很难想象,这里的护工从上班开始就一直面带微笑。”吴友凤说,像给老人洗澡,护工就像老人女儿一样,微笑着拉家常,讲笑话,常逗得老人非常开心。
吴友凤坦言,每天都要笑着服务,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嘴都笑僵了。可慢慢的,还真感受到了这种服务的魅力。其实,微笑服务充分体现了对老人的尊重。
“有的老人会冲着护工发牢骚,不配合护理,这时微笑的作用就能凸显。”吴友凤说,在日本养老院,她就碰到这样一位老人,因为家庭矛盾,来了就发脾气。她因为语言不通,只能一直微笑着服务,老人最终也笑了。吴友凤回国时,这位老人还主动提出要送她,说被她的微笑感动。
曹亚南告诉记者,日本养老院对老人衣食住行的关照,就像中国的幼儿园对孩子一样,无微不至。“养老院有个记录卡,写着老人每天的活动,甚至大小便次数、吃饭多少等,然后反馈给老人家属,家属也要签字确认。”曹亚南说。
“养老院护工每天都要手把手教老人做1个多小时手工,所有老人都得参与。”曹亚南说,在日本接受日间照料的多半是智障或残障老人,通过动手活动,激活老人自我能动的意愿,提高其自我照顾的能力,对他们重拾生活信心非常有帮助。
赴日学习归来话感受—— 日本推行养老护理险 老人养老每月只掏3000元   
日本是亚洲率先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目前,65岁以上老人约为3000万,占总人口比例达23.1%,差不多每5人中即有1名老人。围绕庞大的老年人口,日本社会逐渐形成了与之相应的医疗看护、养老居住、老年旅游等产业,养老事业走在世界前列。
南京两位养老院长坦言,无论是养老理念,养老服务,还是养老保障,南京都与日本有一定差距,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服务:
养老院注重营造家的氛围
采访中,两位院长对日本养老服务细节谈得最多,均认为这是我国机构养老服务与日本的差距所在。
“养老院大门有放拐杖的架子;进到房间,椅子后面都有一个可以放拐杖的卡口”、“房间走廊挂着精美的装饰,屋内窗帘也非常别致,地面擦得一尘不染”、“老人使用一种全自动的床,有离床报警器,可降到24厘米,老人不会坠到床下”、“餐食会根据老人的体质进行变化,并且尽量让老人自己动手吃”……在曹亚南和吴友凤看来,这些细节都非常贴心。
市社会福利服务协会会长钱国亮坦言,国内养老机构在服务方面做得并不好。老人难以体会到家的感觉,这还需要下大力气追赶。
保障:
普遍推行养老护理险
这次日本之行,让两位院长充分认识到了养老护理险的重要性。
养老护理保险,是指为因年老体衰、疾病或伤残不能自理,需长期照顾的被保险人,提供护理服务费用补偿的一种保险。当被保险人身体衰弱不能自理或不能完全自理,由社会保障中的保险基金支付护理费用。
吴友凤认为,日本普遍推出养老护理险,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养老院风险,也保证了护理员的收入和素质的提升,比如他们收入较高,大多有一技之长,会弹钢琴的很普遍,服务水平自然不低。
据了解,我市养老院每月每人收费在2000—4000元不等,基本由老人支付。“而在日本,每位老人每月收费平均相当于人民币3万元,由于有养老护理险,老人只用支付10%,负担不重。”曹亚南说。
不过,钱国亮表示,我市部分养老机构也曾与相关保险公司合作,为入住老人办理综合保险。但因老人属高危人群,很多保险公司不愿合作。政府也认识到养老护理险的重要性,估计近期会出台相关扶持政策。
模式:
社区建“微型”养老院
曹亚南说,目前日本已在主推“小规模多功能社区养老”。这样的社区养老院,床位在20—30张左右,包括入住照顾服务、日托服务和居家上门服务。
“小规模的社区养老院,优点非常明显。”吴友凤说,入住老人都是邻居,彼此熟悉,便于沟通。“我们也正在与荷兰一家养老机构接洽,准备引入外资,尝试开办这种社区养老院。”吴友凤说。
据了解,我市有280多家养老机构,大多规模较大,有的床位甚至超过三四百张,依然不能满足老人入住需要。市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协会一位负责人说,我市有1200多个社区,可以借鉴日本这种养老模式,在居家、社区和机构养老结合上做个尝试。
市民政局社会福利事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市也鼓励开办这样的小型养老院,目前已开办10余家。开办10张以上床位的小型养老院,同样享受养老床位和护理补贴。”

相关护理
    无相关信息